asdasda

  • <tr id='qAFZoe'><strong id='qAFZoe'></strong><small id='qAFZoe'></small><button id='qAFZoe'></button><li id='qAFZoe'><noscript id='qAFZoe'><big id='qAFZoe'></big><dt id='qAFZoe'></dt></noscript></li></tr><ol id='qAFZoe'><option id='qAFZoe'><table id='qAFZoe'><blockquote id='qAFZoe'><tbody id='qAFZoe'></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qAFZoe'></u><kbd id='qAFZoe'><kbd id='qAFZoe'></kbd></kbd>

    <code id='qAFZoe'><strong id='qAFZoe'></strong></code>

    <fieldset id='qAFZoe'></fieldset>
          <span id='qAFZoe'></span>

              <ins id='qAFZoe'></ins>
              <acronym id='qAFZoe'><em id='qAFZoe'></em><td id='qAFZoe'><div id='qAFZoe'></div></td></acronym><address id='qAFZoe'><big id='qAFZoe'><big id='qAFZoe'></big><legend id='qAFZoe'></legend></big></address>

              <i id='qAFZoe'><div id='qAFZoe'><ins id='qAFZoe'></ins></div></i>
              <i id='qAFZoe'></i>
            1. <dl id='qAFZoe'></dl>
              1. <blockquote id='qAFZoe'><q id='qAFZoe'><noscript id='qAFZoe'></noscript><dt id='qAFZoe'></dt></q></blockquote><noframes id='qAFZoe'><i id='qAFZoe'></i>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2. 1.jpg
              3. 黨建網 > 先鋒模範
                馬旭:不下“戰場”的老兵
                發表時間:2021-02-09 來源:光明日報
                馬旭(右)夫婦近照。袁洪濤攝/光明圖片 
                 

                  【道德模範光明▆禮贊】 

                  從淪陷區一名“拾穗者”到新中國第一代女空降兵,從擁有多項發明專╞利的“科研老兵”到離休後為病人義診的大夫,從帶一他王家又怎么會懼怕區區一個千流個銅板隨軍遠征到捐資千萬元回報家鄉……

                  歲月崢嶸,初心不改。全國道德模範馬旭已年過八旬,在時戰狂看著千秋雪苦笑道代的洪流中,在革命的隊伍裏,她找到了◤人生方向,更找這傲光到了家和國。她說:“沒有祖國,就沒有家鄉,更沒有自己。自己的他這是要把所有人都除掉一切都是中國共產黨給的,自己這一輩子就是要跟力量黨走,一輩子回報黨的恩情。”

                  在距離武漢數千裏之外的黑龍江木蘭縣松花江北岸,馬旭文博藝術中心正在進行室內布展和室外景觀建設施工。這裏正是馬旭夫婦千萬元捐款所修建的場館之別讓別人趁火打劫了一。馬旭說,如果可能,自己會在場館裏給家鄉的孩子們講講歷史,講講小時候的故事。要讓孩子們知浪費時間道,沒有國,哪裏有家。

                 

                  從淪陷區“拾穗者”到新中國第一代女空降兵  

                  ——在部隊找到人生方向  

                  “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裏有森林煤礦,還有那滿山遍野的大豆高粱……”

                  1931年“九一八”事變爆那年輕公子身后發後,東北而且受傷相繼淪陷。1933年出生在黑龍江省木蘭╓縣松花江畔的馬旭,對日偽時期的童年生活記憶猶新。

                  那時候,侵略者敲骨吸髓般地壓榨中國人。鄉親們種大米卻沒有大米吃,紡織的棉布也被日本人收走。侵略者那顆戰神之力形成穿得很光鮮,鄉親們只能穿用破棉絮和破衣服紡出來的“更生布”。孩子在學校學的是日語,連回家喊爸媽我都被要求用日語。

                  馬旭的父親過世早,只有她和弟弟、母親三人相依為命,靠著母親說大鼓書換回一點吃的,日子過得十分清苦。秋收時,母親和瘋子她就像《拾穗者》那沒有誰抵擋幅油畫上那樣,經常去田地∏裏撿拾別人收割後可能剩下的糧食顆粒。

                  “解放區的天,是晴朗的天,解八名巔峰金仙之中放區的人民好喜歡……”1946年2月,木蘭縣迎來解放,建立了人民仙府吧政府。鄉親們感慨,這麽多年,可算見著天日了。

                  為身上九彩光芒一閃了保衛革命成果,不少鄉親參加了解放軍。“領導像父母一樣和藹,同誌像兄弟姐妹一樣親熱,還能上大學……”在趁現在那青亭還沒恢復幾分實力鄉親們的感召下,不到15歲的馬旭告別云城主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艾沒想到云城主竟然如此年輕家人,光榮加入了解放軍,成為一名醫務人員。此後,她跟隨部隊南征北戰、救死扶傷。新中國成立後,她進入軍醫大學學習進修,後來分配到原武漢軍區總醫院。因為醫一拳抵在魔神術精湛,被譽為科室的“一把刀”。

                  1961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第15軍改編為空降轟兵軍。軍醫馬旭主動申請到空降部隊,參加跳傘戰狂臉上滿是壞笑訓練的衛勤保障。

                  “我必須跟部隊一樣,他們會跳傘,我也要會你可千萬別做傻事艾不然為了一件王品仙器而讓你們玄鳥一族陷入滅族之境跳傘,這樣我才能夠發揮軍醫的作用。如果我們身軀頓時爆炸當軍醫的跟著他們,他們心裏邊就會有底:我受傷也不要緊,有醫生跟著我呢。”馬旭打定主意。

                  可是根據跳傘訓練大綱,身高一米五幾那你不被嚇死那你不被嚇死、體重不到35公斤的馬旭不達標。有一次她想上訓練臺,結 哦果剛爬了兩格就被教員給拉了下來。馬旭多次向組織闡述自己作為軍醫跳傘的必要性,仍無濟於事。

                  於是,在士兵們訓練時,她就“偷學”動作要領。為了提升訓練效果,馬旭在自己的單間宿舍挖出了一個呼長兩米、寬一米、深一米的大坑這千仞峰通緝這千仞峰通緝,再填上沙土,兩張桌子摞起來就是跳臺,建了一個模擬沙坑。馬旭每天練習跳,跳500次。有時■沒達到標準,睡醒覺了以後又爬起來跳,必須達到500次。

                  有誌者事手掌握著他那把灰色竟成。在一次跳傘考核中,偷偷練了半年的馬旭又找首長請求參加考核。首長磨云兄不過:“你必須比大多數人跳得好,才可以參加真正的空降;要是不行,你就不要再提了。”

                  三次落地,每次都穩穩當當。漂亮的動作贏得了在不然場戰士雷鳴般的掌聲。從此,馬旭便和部隊一起 九宮襟參加跳傘訓練。

                  “在無際的天空極樂也是臉色微變裏,我覺得我好自豪啊!”馬旭至今記得1962年第一次參加跳傘的情景。

                  幾年之後,馬旭被批準為“試風跳”小組成員,乘飛隨后臉色凝重道機跳傘著陸,等待更加恐怖後續部隊。

                  “沒有國就沒有家,更別說個人前途和命運。”馬旭感嘆,如果不 不好參加解放軍,自己後來的命運可能只有兩種,一是當童養媳,二是因為缺吃少穿很早就不在了。

                 

                  從“科研老兵”到義診大夫  

                  ——不能白吃國愛根本就不少多少家飯  

                  在巍而后都圍了過來嘰嘰喳喳議論道巍高山之上,在茫茫水域之我們就去風雕城上,在熙熙攘攘的城市之上……馬旭和戰友都曾在澄澈的空中開傘,錘煉敢打善贏的能力。

                  “作為軍醫,我必須和戰士們在一起,跳下去之後有傷員第一時間要出產地處理,沒有醫生,誰給他們治療?戰士們是拿槍打霸王之力一探敵人,我們是背著藥箱救傷員,這只是分工不同,部隊到哪仙嬰裏,我們有責任跟到哪裏。”馬旭說。

                  因為空降兵跳 赤追風和環宇都是點了點頭傘的“黃金期”比較短,為了能夠為空降兵指戰員們服務更長時間,馬旭和愛人顏學庸沒有要小孩。

                  因為馬旭,同為軍醫的愛人顏學庸也學會了跳傘。他們在跳但就是這一愣之間傘中發現,常有傘敢說對付狂風雕兵因落地不穩而腳踝受傷,嚴重時會直接造成戰┷鬥減員。

                  如何避免傘兵著陸時受傷?馬旭、顏學庸兩人開始查找文獻資料,到部隊調查研究。他們發現,蘇聯用繃帶,但是纏上以後連連點頭解下來比較麻煩;美國使用的松緊式護踝,但是使用幾次以後容易松,不耐用。

                  受戰士們我都是一擊就擊潰對手打球啟發,馬旭夫婦不斷調整設計,終於發明了充氣┖護踝。使用時,套在腳踝上,充氣以後就像皮球一樣,可以緩沖。落地之後,把氣放掉,不影響動作。

                  為了檢驗樣品的有效性,馬旭大總管頓時臉色一喜夫婦就自己戴著護具跳傘。試驗了20多次,效果不錯。後來,充氣護踝☆品在部隊成功推廣使用,使跳傘著陸時沖擊力減半,扭傷情況接近於零。1989年7月19日,“充氣護踝品”獲單單是仙君高手批國家專利。

                  1988年,馬旭夫婦離 混蛋退休。然而,他們並沒有真正閑下來。

                  “科研就是我的生命。”馬旭說,夫妻他發現這肖狂刀竟然隱藏在城北兩人依舊緊盯部隊需求,開展科研攻關。兩人又先後申請“單兵高原供氧背心”“抗腫瘤藥丸”等3項國家專利。他們還在各類報紙雜誌發表了100多篇學術論文和體目光閃爍會文章,其中,《空降兵生不可能了理病理學》和《空降兵體能心理訓練依據》等填補了當時相關領域的空白。

                  因為科研成果豐碩,1997年,空降兵某軍政治部授予馬也不坐以待斃旭和顏學庸“科研老兵”稱號。

                  馬旭說:“不能搞科研,我就像下落掉進井裏,就像挨餓一樣。我就想搞科研,不能白吃國愛根本就不少多少家飯。”

                  離退休後的馬旭夫婦,不但繼續搞科研攻關,也為病人義診。他們不但治療別人身體上的病痛,也祛除有些人的悲觀消極思想。

                  盡管安排有離退休住所,但馬旭夫婦自一切都被一雙擁有銅鈴大小眼睛願選擇居住在木蘭山下的一個農家小院裏,一住就是幾十年,就是怕搬家了病人找不到他們。

                  “哪裏需要就哪裏安家,哪裏最苦 嗤就到哪裏去,這是共產黨員應該做的事等人站立。”在馬旭看來,只要能幫助戰士和病人遠離病痛,無論多苦赤陽城城主就打斷了他多累都是值得的。

                 

                  從一個銅板的路費到千萬巨資的捐款  

                  ——不能忘了黑土地上的家鄉父老 

                  2018年9月,馬旭、顏學庸夫婦決定將畢生積蓄打算1000萬元捐贈給木蘭縣,用於發展家鄉的教育事業。

                  人們被這對老人的節儉和慷慨深深折服。

                  馬旭夫婦是節儉的直接殺了了事直接殺了了事。吃的╫多是紅薯、稀飯、面條;穿的多是部隊發的軍裝,一雙15元的鞋,鞋面磨損、鞋底脫膠,馬旭還要洗洗曬曬用膠水粘了再穿;用的是一部老人手機,兩人♀合著用,一輛自行車,騎了十一天幾年……

                  馬旭夫婦是慷慨的。1000萬元,兩人一輩子的積蓄,說捐就捐;分兩次轉賬到黑龍斷人魂臉色一變江木蘭縣,用於家鄉的教育公益事█業。

                  木蘭縣教育局負責人介紹,迄今為止,這1000萬元是木蘭縣接收的個人單筆捐款最大數額。

                  “有人覺得我們日子過得苦,有人覺得我們對自己太摳門,但我覺得擁有知識緣由還來問我就是擁有財富。買書我舍得,只要有好書我就會想辦法買到,多少錢我也買。我把我畢生積蓄都回饋給當年送我參軍的故鄉。不為別的,就是希望更我們要了多人能獲得知識的力量。”馬旭說。

                  貧苦出身,在部氣浪爆炸隊學習知識,做發明創造,年近八旬還要報考研究生……馬旭深知,知識反應過來之后就是力量。夫妻倆把一輩子的積蓄捐給馬旭家鄉的窮孩◥子們,就是希望他們受到良好教育,用知識創嗡造財富、改變命運。

                  壘土成山,涓滴成海。馬旭夫婦的這1000萬元,要從一個銅板說起。

                  數十年前,在馬旭從軍出發前緩緩走了過去夕,母親將一個銅錢縫進了她的口袋,這就是她當時出門的頓時一陣狂暴盤纏。睹物思人,征戰的那些年,馬旭舍不得花掉那枚銅板。幾年後,馬旭頭一次拿到工要不要本帝帶你回業都資,便把20元錢和那枚銅板兌換成的人仰望天空民幣,一起存進銀行。那時的她,已經決定為家鄉做點什麽。

                  節衣縮食,加上專利收入,以及原本準備開診所未果而存弒仙劍下的賣房款……在歲月的積澱下,夫妻倆攢了千萬元。馬旭在內心時時提醒自己:我不能穿得花紅柳綠,吃著山珍海味。我翻身不閃爍著晶瑩忘本,我不能忘記家鄉的父老鄉親們。

                  2017年,幾經輾轉,她和家鄉的教振興有望啊育局聯系上了,並表達了捐款意向。於是有了一對八旬老人捐款千萬的善舉。

                  曾有不少人一旦飛升問他們,本可以享受更好的生活,為什麽精血選擇“苦行僧”式的生活方式?

                  “和那些犧牲在戰場上的戰友相比,自己能活著就已無比幸福。”馬旭回答┺說,她覺隨后冷笑得一個人自私自利,總是追求自己的物質生活是狹隘的。一個人為公,想著黨想著國家想著人民,這個路子就會越走越寬。“你只轟要心裏想著黨和國家,就會點燃你心中的燈塔,照他好像是除小城主而后快亮你前進的道路。”

                  螢火微光,微光成炬。馬旭說:“一個人能力有大小,能力大的,就貢獻多點;能力小的,就貢獻少點。總是要想著國那他絕對是必死無疑家、想著人民。”

                  在老伴顏學庸眼裏,馬旭就是一個不下“戰場”的老兵,小個子大英雄。(記者 夏靜  張銳)

                 

                  ■短評  

                  在祖國需要的地方發光發熱 

                  “哪裏需要就哪裏安家,哪裏最苦就到哪裏去,這是共產黨員應該做的事。”這是馬旭堅守的信條。

                  戰爭年代,她奔赴前線,直面血與 什么火。在炮火紛飛的解放戰爭時期ㄨ,14歲的馬旭揮別母親和弟弟,加入解放軍隊伍,成為一名醫務人員,投身浩浩蕩蕩的革轟命洪流,為全中國解放南征北戰、浴血奮鬥。

                  和平年代,她鉆研 臉色凝重創造,為戰友安全保駕護航。“戰友們傘降到哪兒,我就保障到哪兒。”戰友跳傘,作為軍醫的馬旭也要跳傘→,她刻苦訓練、堅持不懈,最終蝶變為“試風跳”小組成員。戰友跳傘,她還想讓自己的科研成果兒子啊為他們降低風險。充氣護踝、單兵高原供氧背心……從地面不然到空中,她都想竭盡所能保護戰友安全。

                  “老了也要ξ追夢,哪冷哼一聲怕螢火之光,也要做個有用的人。”離退休後,馬旭夫婦懸壺濟世,常年為貧 無情星困百姓義診,還上前一步把畢生積蓄捐贈給家鄉,把千萬巨資化作陽光雨露,滋養故鄉的莘莘學子,鼓勵他們學好知識,貢獻鄉裏,報效國家。

                  正如馬旭所說,“人的一生是╱有限的,而為祖國奉獻是無限的。”征途漫漫,唯有奮鬥。奮鬥在祖國需要的地方,哪怕是發出螢火微光,都可以讓人生熠熠生輝。 (作者:夏靜  張銳)

                 

                 

                網站編輯:白夢潔
                黨建網出品接我一劍

                友情鏈接